抟泥作坯 松烟施釉 赤焰煅烧始成罐
2023-02-26 14:24:15
|
来源:广西日报

罗城仫佬族自治县地处桂西北九万大山南麓,是全国唯一的仫佬族自治县。特殊的喀斯特地貌、原生的自然环境、浓郁的少数民族风情,形成了以自然风光、人文景观和民俗风情交相辉映的仫佬文明。

村口文化广场上伫立着巨大的煤砂罐石像

罗城矿产资源丰富,拥有煤、铁、锡、铅、锌、铜、镍等20种矿藏,其中煤和有色金属储量丰富,是广西著名的“煤炭之乡”和“有色金属之乡”。有史记载,罗城在宋朝初年就开发煤矿,至明清两代采煤用煤相当普遍。煤砂罐诞生,则在“掘地为炉”的年代相伴而来。

煤砂罐的制作及使用,极大程度映照出了仫佬族的生活发展历程。在民煤生产兴盛,沿线煤田比比皆是的“大旺盛”时期,罗城家家用地炉,户户烧煤炭。

然而,寻常铁锅、铜锅等金属炊具却耐不住煤炭燃烧中硫化物的腐蚀,极易生锈漏底。在有限的资源条件下,透气耐用、受热稳定的煤砂罐应运而生。

煤砂罐的造型十分丰富,以便多样化使用

走进仫佬族煤砂罐制作技艺传承人吴昌术的煤砂罐传习所,齐整的煤砂罐分门别类放置,各项流程器具有序摆着。

吴昌术如今已是古稀之年,自幼便在家人及乡邻的指导下学习煤砂罐制作。他介绍道:“煤砂罐的制作需要经过采集原料、舂碎、拌合、制坯、刻画、晾干、煅烧、过釉等几大工序,半点不能马虎。”

距离吴昌术的煤砂罐传习所约百米,便是富含煤层的取料点

“取之于煤,用之以煤”,煤砂罐的两大主要原料为煤矸石和白泥。煤矸石,学名高岭土,是煤矿加工过程中产生的泥质固体岩石,具有灰分高、发热量低、比煤坚硬的特点。

囤积着的煤矸石块

而白泥,则是在含煤炭区的土层里挖掘的、具有高度粘性的非金属矿产。白泥的选取较为讲究:太嫩的难以承受煅烧时的高温,而过硬的则缺乏粘性,煅烧时容易爆裂。因此,土层中杂质少、手感绵软的白泥才为上选。

此外,挖取回来的白泥还需经过一段时间的放置,待干透且结块,结为白矸泥后才可使用。初筛过杂物的煤矸石和白矸泥备好后,便可以进行下一步的舂碎(碾粉)工作。

首选绵软干净的白泥

石舂是碾粉的工具,由石支撑架、木碓杆、石碓和石臼四个部分组成。石碓连在木碓杆的尽头,正对在石臼的正中央,木碓杆的尾部架在石架上,方便人们踩踏施力。

将煤矸石和白矸泥分别舂碎

煤矸石和白矸泥分别放入石臼中,多次反复锤击,碾碎成粉末状,再用竹筛过筛,直至粉末均匀细腻,由此便得出了煤矸石粉和白泥粉。

煤矸石粉和白泥粉

紧接着便将两种粉末进行拌合,又叫合泥。备好等比例的煤矸石粉和白泥粉,将二者混合,其间少量多次加入适量清水,不断糅合,形成煤泥团。

拌合成煤泥团

随后把煤泥团放置在平台上,用木板反复捶打,继续掺入清水。通过掺水作为调节,将煤泥团搅混成一软一硬两部分。此做法是因为制作煤砂罐生胚时,需要分为上下两部分制作,较软的煤泥用作生坯的上部,硬的煤泥则用以制作其下部,以便于煅烧。

较软的煤泥作为上部,更便于罐沿塑形调整;较硬的煤泥则更为坚固,能更好支撑下部

制生坯是煤砂罐制作的关键环节。生坯是在模具上完成制作的,需预先在磨盘上撒上一层薄薄的煤炭粉用作打底,以防止煤泥团粘连。

随后将较硬的煤泥团擀成厚度约3厘米的泥片,覆于模具外部,旋转磨盘的同时用手均匀拍打,使其厚薄均匀,制成罐子下部,再用小竹板轻拍修整,使其表面平整光滑。

煤砂罐下部已初见雏形

生胚下部做好后,方可在上方制作上部。将软泥团搓成粗条状,转动磨盘,轻轻将泥条黏着到罐口,并用手沿着边缘压实。

制作上部

再用水笔沾水细细划出形状、用刮板修整罐身,使其表面平滑。

用水笔沿着罐身调整形状

除了实用,煤砂罐也逐渐融入民族艺术的审美,刻画便是装点的方式之一。刻画的图样较为简单,多为水波纹或文字。转动磨盘,用竹签在罐口下方画上两条平行线,再在两线中间画上水波纹线,加以戳点,进行点缀。

刻画时一般使用小巧便利的尖竹签。

生坯制好后即可进行晾晒,晾晒分为阴晒和阳晒两种。阴晒是把生坯放在室内阴暗处,使其自然风干;阳晒则是将生坯放在太阳光下进行过曝晒,利用高温将其晒干。

做好的生坯放置阴晒中

不管是阴晒还是阳晒,都要时刻观察罐坯的干湿程度。经过时间变化、空气浸透、风和阳光的混合,生坯罐的水分逐渐蒸发,罐体由软变硬,待罐身颜色由灰黑慢慢变成灰白,即为完成晾晒。

阴干需要20天左右,阳干则需3—5天

晾晒干透的煤砂罐还需进行烈火的炙烤,这一步称为煅烧,通常10分钟就可以出炉。煅烧时,炉罩内温度极高,可达到1500—1800摄氏度。

高温煅烧中的煤砂罐

过釉,是为了给煤砂罐上色。把烧得火红的煤砂罐放到地面的煤火炉中,并在炉中加入松树叶进行烧制,利用松叶高温燃烧时产生的松脂油熏在罐体表面,给煤砂罐釉上一层乌黑的黑釉。缕缕轻烟飘出,约10分钟后,煤砂罐就上色完成了。

燃烧松树叶放入炉中

煤砂罐在炉内过釉

利用松树叶进行施釉,不仅取材简便且天然无害,呈现出的釉面乌黑油亮。这样制成的煤砂罐古朴自然,透气性高,从而也可洞见仫佬人民超凡的生活智慧。

煤砂罐周身呈晶莹的墨青色

作为罗城人家炉灶上的“主力军”,煤砂罐曾经贯穿了老一辈仫佬人民炊事烧火的方方面面。

当地群众使用煤砂罐蒸煮红薯

烧热水的高罐,煮饭的瓮口罐、篱耳罐,炒菜用的横柄扁罐、双耳扁罐,烧茶用的大、中、小牛头罐、蒸糯米饭用的饭甑罐,装酒用的壶罐,酿酒用的酒甑罐等等,品种达二十多个。如今随着时代发展,家庭燃煤大幅减少,煤砂罐也悄然隐退,令人惋惜。

近年来,在相关部门和传承人的接续努力下,挖掘、传承煤砂罐制作,已被列入罗城仫佬族自治县的重要工作之一。组织煤砂罐制作创新工作,提高煤砂罐的使用和收藏价值是当前的重要课题。

与煤砂罐相伴了大半辈子的吴昌术,目前已将技艺悉数传授给了儿子和徒弟。谈及煤砂罐制作技艺的传承与发展,吴昌术直言:“必须毫无保留地教授给后人,让煤砂罐被更多人熟知。”(图文/甘艳霞)

微信分享 二维码
分享